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22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7

    追蹤人氣

化學變化(臨靜)

「怎麼樣了?」臨也一臉疑惑的走向新羅。 「這個嘛...他現在的心智年齡只有五歲...記憶也退回到五歲的時候。」新羅望著靜雄,他現在正安穩的睡著。 回到剛才在臨也公寓的情形... 「嗚...」靜雄突然哭出來,靜雄的眼淚殺的臨也措手不及。 「好痛...嗚...放開我...」靜雄雖然還是無法動彈,但是軟綿綿的語氣讓人有他現在扭著身體在撒嬌的感覺。 「我應該沒拿錯藥罐吧?」臨也疑惑的看向剛才摻進潤滑液裡面的藥,藥罐上寫著"強力春藥"。 「嗚啊啊啊------」靜雄哭得更大聲了。 「真是...」臨也頭疼了,只好打電話到新羅那裡去。 結果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暫時把他哄到睡著了,以五歲小孩子來說應該不會那麼快醒才是。」新羅看著房內的靜雄。 『你對靜雄做了什麼?』塞爾堤在PDA上打道。 「也沒什麼啦,只是一些會讓他哭的事情罷了。」本來想惡整一下靜雄,結果反而被難以掌控的靜雄擺了一道。 『你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塞爾堤迅速打道。 「這話可就說不準了。」臨也臉上掛著勢在必得的笑容。 「啊....靜雄醒了。」靜雄一醒塞爾堤和新羅就跑到他身邊去。 「這裡是哪裡?葛格你是誰?這個人怎麼沒有頭?」靜雄一臉純真的樣子,沒有戴上墨鏡,就像個涉世未深的青年。 塞爾堤汗顏了一下,一般來說小孩子看到他沒有頭應該會尖叫,靜雄卻只是問這人怎麼沒有頭之流的事情。 「啊~大哥哥我是新羅喔!小弟弟要不要讓哥哥做身體檢查啊?」新羅現在的行為就叫做趁火打劫,因此被塞爾堤以手刀伺候。 「我是開玩笑的嘛~不過,只是抽血檢驗應該可以吧?」新羅相當興奮的拿出針筒,塞爾堤搖搖頭(或許說是轉轉脖子),一副拿新羅沒辦法的樣子。 「大哥哥這裡有糖喔,要不要吃糖啊?」臨也拿出紅色的棒棒糖,像個誘拐男童的大叔似的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不要,我不喜歡大葛格你。」靜雄用小朋友的口氣說出意料中的話。 『果然臨也就是惹靜雄討厭的那一型啊。』塞爾堤打道,不過心智記憶僅五歲的靜雄是看不懂的,但也像是了解塞爾堤的想法一樣點點頭。 「真是太讓我傷心了~不過我也很討厭小靜啊。」臨也說完彈了下靜雄的額頭,結果被靜雄揍了一拳,不過五歲的靜雄還不懂得運用自身的力量,所以臨也輕鬆的閃過去。 塞爾堤拍拍靜雄的肩膀,為他莫哀,靜雄了解塞爾堤的想法並且對他露出小朋友獨特的純真笑容--這時候塞爾堤的某種本性被激發了。 『新羅,今天可以讓靜雄在這裡過夜嗎?』塞爾堤打道。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為什麼突然這樣問?」新羅不解地問。 『難道你覺得讓臨也照顧一個五歲的小孩子這樣可以嗎?』塞爾堤很快又打道。 「唉呀~難道塞爾堤的母性被激發了嗎?」臨也動作誇張的退了兩步。 『那是什麼啊?』塞爾堤要是有頭的話,現在的表情應該是挑起一邊的眉毛。 「難道你不會想幫小孩子換穿漂亮的衣服啦~或是幫他洗‧澡之類的。」臨也靠在牆邊,雙手環抱在胸前解釋道。 『換穿漂亮的衣服.....』塞爾堤握著PDA的手顫動著。 「對...換穿漂亮的衣服。」臨也露出大大的微笑。 『我想試試看!』塞爾堤激動打著PDA。 「等等等...塞爾堤!這可是靜雄耶!」新羅抓著塞爾堤的肩膀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塞爾堤...的脖子。 『有什麼關係嗎?』塞爾堤很快的拿起PDA,因為是用打的所以聽不出塞爾堤的情緒,但是塞爾堤頸部上的黑色煙霧不斷閃動顯示塞爾堤躍躍欲試的心情。 「你不怕被靜雄揍嗎?!」新羅相當擔心愛人的安危,不過有一半是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