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煩惱之果實(水仙)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在作夢-- 克哉靜靜的坐在鏡子前面發呆,已經被人化上淡妝的臉,僅用唇蜜和粉底修飾,讓原本就稱的上漂亮的臉更完美。 我好像要結婚了-- 克哉腦袋忽然浮出這些字句,他失神好一陣子的眼睛終於又聚焦了,發現在頭上戴著婚紗,身上穿著白色的新娘禮服。 不對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新娘準備好了沒?要入場囉。」工作人員迅速的把克哉帶出化妝室。 這是怎麼回事? 等到克哉回過神來,片桐課長已經笑盈盈的站在他身邊了,片桐就代替父親的位置,牽著克哉的手走向紅毯的另一端,那熟悉的背影......... 「我就把佐伯交給你了。」片桐說完之後對我點了點頭,我愣住了。 「我等你很久了。」那是我的聲音,我的樣貌,不同的是--他鼻樑上的眼鏡。 「不是吧?為什麼我要跟你結婚啊?」我不滿的說,沒人會和自己結婚吧?指聽說過人和海豚結婚,就是沒聽說誰和自己結婚。 「不是你要跟我結婚,是你要嫁給我。」戴著眼鏡的我笑了。 「不是一樣嗎?!還有!為什麼要用嫁這個字眼啊?」我第一次有想要自殘的衝動。 「那可不行啊,要是新娘出了什麼意外的話,那這場婚禮可就白費了呢。」Mr.R站在畫著十字的講台前,一身黑色的裝束就很像神職人員的服裝。 「請安靜,儀式要開始了。」Mr.R這麼說,我就像著了魔一樣安靜下來。 「佐伯克哉先生,你願意娶佐伯克哉小姐為妻嗎?」Mr.R的話讓我差點吐血。 「我願意。」戴著眼鏡的"我"用看好戲的笑容望著我,嘴裡的願意聽起來有些不忠貞。 「等一下!為什麼我是佐伯克哉小姐?!」我瞪著"我"。 「這樣才有區別啊。」"我"繼續保持著笑意。 「那為什麼你才是佐伯克哉先生啊?!」我第二次有想自殘的衝動。 「因為我是佐伯克哉先生。」"我"推了推眼鏡。 這樣有回答跟沒有一樣啊......... 「那麼,佐伯克哉小姐願意嫁給佐伯克哉先生嗎?」Mr.R揚聲停止我們之間的對話。 「我不...」我突然覺得背後一涼「不...我願意....」我回答的很無奈。 「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Mr.R微微一笑。 "我"就這樣抬起我的下巴進行了一次長達3分鐘的法式熱吻,接下來就輪到丟新娘捧花的時候了,我隨手一丟,被本多接到了,看起來他是很不滿我和"我"結婚的樣子。 「啊!」我的雙腳突然懸空,我被"我"抱起來了。 「為什麼是公主抱啊?」我相當不滿的說。 「你想像扛米袋一樣被扛走我可以成全你。」"我"不懷好意的笑。 「不用了....」此時的我,突然覺得有一種幸福感浮上心頭,這就是當新娘出嫁時的感覺嗎? 等我和"我"回到我家時我才想起--不對啊!!!!!我在幸福個什麼勁?! "我"二話不說的撩起我的裙擺,就在我正胡思亂想的時候。 「你幹麻啊?!」 「行夫妻之實。」"我"立刻在我大腿內側留下吻痕。 「不是...你不要這樣...嗯...」我抗拒著,卻停不住襲來的快感。 「放心交給我就好了。」"我"接著把我身上的婚紗脫個精光,並且拿出粉紅色球狀塑膠製品和遙控器。 「不會吧...不要!!」我掙扎著要逃開,卻被壓住了。 「把這個吃下去給我安分點。」"我"粗魯地讓我吃下石榴的果肉,然後我的身體就變的青飄飄的。 春宵一刻值千金。 「唔...」我被陽光刺醒,床上只有我而已。 「昨天那是作夢嗎?」我正要移動時感覺全身上下都有骨頭要移位的疑慮。 「你醒了啊?」"我"站在浴室門口望著我,看起來是剛淋浴完的樣子。 「啊...嗯...」我愣了一下,才驚覺這不是夢。 「快去沖澡。」"我"指了指浴室的門。 「嗯..喔啊!」我不小心動到最痛的地方。 「嘖....真麻煩。」"我"不耐煩的把我橫抱起來帶進浴室。 "我"的手指探入殘留有昨夜激情的後穴,將留在裡面的殘餘清理出來。 「嗯嗯...」深入的指節讓我受不了。 「又有感覺了?你還真是淫蕩啊。」"我"嘲諷著,我低下頭不想看他的眼神。 於是在浴室裡又掀起第二波戰火。 -------------------聽說是後記------------------- 這個系列大概不會很長(?) 只是寫好玩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