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榎本?榎本?(榎榎吾)

「這麼早啊,直樹。」一天的開始,吾郎依然很沒禮貌的對榎本直樹打招呼。 「你就不能有一次叫我學長嗎?」榎本只是說說,他當然不是拿他的學弟沒輒,可以調教的方法多的是。 「學長有那麼多個,哪知道是叫誰啊?」吾郎倒是一點也沒察覺榎本腦海中正思索著一百種調教的方式。 「那就加上姓氏啊,這樣也不會,真笨。」榎本冷笑了聲,吾郎馬上變了臉,表情寫著不滿二字。 「算了,我要去慢跑了。」才剛踏出一步,榎本又接著說下去。 「說不過別人就想跑啊?」帶有雙關的嘲諷語句讓吾郎的青筋高高地掛在額上。 「才沒這回事!」吾郎陷入窘境,一時找不到辭來諷刺榎本。 「那我們來打賭,下次你要是說不過我,那我就叫你小白。」榎本輕笑著,笑的人畜無害。 「小白?」吾郎疑惑了。 「就是白痴的暱稱。」榎本簡潔地回答,腳跟一轉,就把吾郎拋在身後走掉了。 「我才不是白痴...」吾郎氣鼓鼓的走開,他打算之後回去請壽也當他的軍師,讓榎本輸的落花流水。 忽然轉角出現了人影,因為太突然,讓吾郎差點撞上。 「榎本?!」吾郎驚訝的退後一步,以為他又要說什麼,但榎本只是笑一下就經過他身邊。 「奇怪....他剛剛不是在那邊嗎?」吾郎瞪大了眼睛想看清楚,但是人已經離開。 吾郎抱著疑惑的心情慢跑,結束之後去找壽也,劈哩啪啦的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不是長的一樣的人,就是榎本學長繞路了吧,我覺得前者的機會比較大。」壽也分析道,一邊舉著小啞鈴鍛鍊手臂。 「見鬼了,海棠裡面誰會長的跟榎本一樣啦?」吾郎一邊用毛巾把剛才沖澡時浸濕的頭髮擦乾。 「我沒印象學校裡面有誰長的跟榎本學長一樣啊。」壽也試著去回憶。 「...這種問題還真煩。」吾郎決定先把這問題擺到一邊去。 中午吃飯的時候讓吾郎嚇了一跳,兩個榎本坐在一起吃飯,還有說有笑。 「你也來啦?坐啊。」榎本戲謔的笑,似乎是覺得吾郎驚訝的樣子很好玩。 「你笑什麼?牙齒白啊?」吾郎毫不客氣的對直樹說,瞪著榎本。 「你看什麼?眼睛大啊?」直樹的笑意在臉上久久不去。 「你...我...」吾郎又語塞。 「這是我學弟--小白。」直樹轉過頭對弟弟說。 這是吾郎第一次見到榎本的弟弟,雖然下次在聖秀與海棠二軍的友誼賽中他還是認不出他到底是哥哥還是弟弟。 轉眼間又過了五年。 「唔...」吾郎因為陽光的打擾而醒過來,身旁有個溫熱的物體,轉頭一看是榎本,很正常,但是另外一邊也有熱度傳來,也是榎本,這讓吾郎嚇了一跳。 「早安,Honey...呵呵。」眼前的榎本睜開鳳眼慵懶的說,順便在吾郎額上留下一吻。 「弟弟應該要尊重哥哥才對啊。」說完,身後的榎本撐起身在吾郎頰上親了一下。 「這是怎麼回事啦?!」吾郎火大了,這對兄弟根本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嘛。 「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直樹先回答了。 「他不記得了耶。」榎本輕挑的說,根據吾郎幾年來的觀察,榎本弟的個性比較像小孩,而直樹就比較成熟,生起氣來也比較恐怖。 「誰記得昨天發生什麼事啊...」吾郎總覺得不對勁。 「那就算了吧,不記得比較好。」直樹望著地上四散的三套衣物說。 「喂,至少要給我個交代吧。」吾郎大概知道昨天發生了什麼蠢事。 「對不起了,大嫂,我也會負責的。」榎本一臉正經道,直樹噗嗤的笑了出來。 「你們兩個~~~!!!」吾郎抓起枕頭,壓在榎本臉上,直樹則是很機警的趕快下床穿褲子逃跑。 兄弟倆接下來要為了昨晚的事情付出某種代價... 「茶。」吾郎手一伸,榎本馬上端了杯茶給他。 「按摩。」這回輪到直樹幫他按肩膀。 「地板髒了。」榎本拿出上禮拜買的好神拖來清理。 兄弟倆就這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被使喚著,吾郎像個女王一樣坐在單人沙發上休息看雜誌。 「茶太燙了重泡。」吾郎把茶杯推回去給榎本,換直樹端另外一杯上去。 「茶太涼了再去重泡。」吾郎還是不滿意,直樹馬上又端了另外一杯,那段時間根本就沒辦法泡好一杯茶。 「嗯,好了。」吾郎總算滿意了。 「那不是我第一次泡的那杯嗎?」榎本發問了。 「嗯,對啊。」直樹笑了,這樣子耍他們,今晚還要再討回更多的代價。 吾郎喝了一口茶,享受被人服侍的服服貼貼的感覺,真是不錯。 今天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 -------------據說是後記------------------- 聽說字數好像有點少XDDDD 不過也沒辦法啦(被打) 下次再多寫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