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今夜這裡有鬼-1(殷堅&何弼學)

「要不要喝湯啊?」孟婆三不五時問你要不要喝湯,若你喝了,就得付出失去記憶的代價,變成毫無記憶的純淨靈魂,愣愣地等待投胎,要是你能把持住不喝的話.... 「堅哥,你覺得這棟房子怎麼樣啊?」何弼學挽著殷堅的手,正物色著他們將來要住的房子。 「以這個價錢來說,這個房子的設備太差了。」殷堅只差沒拿出算盤來打,何弼學繼續拖著殷堅去看下一棟房子。 「有點累耶,我們找地方休息一下好不好?」何弼學揉揉肩膀,看來看去就是看不到喜歡的房子。 「那就去那裡坐一下吧。」殷堅還在想如果剛才那棟房子可以去掉零頭的話,或許可以考慮買下。 「客人!要不要來盤牛尾巴?」攤子的小販揮舞菜刀跺著牛肉。 「那邊的帥哥,我的馬屁才是最新鮮的!」另外一邊也不示弱。 「牛頭馬面賣小吃耶,堅哥!要是有相機或攝影機的話就好了。」何弼學雙眼放光,殷堅狠刮了下何弼學的後腦。 「兩位,這盤黑白切就當作是招待吧,你們是第一次來?」白拋拋、幼咪咪的粉嫩少年嘴裡吹著泡泡糖,兩頰略有粉色,看來相當可口...不,是可愛。 「對啊,我們第一次死。」說完,何弼學的後腦又被殷堅刮一掌。 「你有聽過誰死兩次的嗎?」殷堅和何弼學的反應讓這名少年笑的開懷。 「小白,不要再跟客人聊天了,快點來幫我的忙。」皮膚黝黑的陽光青年正在煮墨魚麵。 「嘻嘻,來了~~」膚色白晰的少年跑向招牌寫著"無常小吃攤"的路邊攤去。 雖然這裡長的像一般的夜市,但這裡確實是赫赫有名的地府,也就是陰間,只要你沒被騙去喝孟婆湯,不管是吊死的、撞死的或是沒手的、沒頭的,只要你還能動,就可以來到地府街來置產等待投胎--前提是家人燒給你的紙錢要夠多。 「要是他們能燒輛腳踏車來就好了,這樣我就不用走的這麼辛苦。」何弼學擦擦額上的汗,不是死了就毫無痛苦,只要你還有記憶,你就還能感覺痛、感覺疲勞,所以很多人都會忍不住喝下孟婆湯就是不想繼續痛苦。 「我們有提供租車服務啊,看你是要蓮花跑車、雪佛蘭還是捷安特,只要是地面上有的,我們風火輪租車公司一定都有。」髮色火紅穿著清涼的青年踩著兩個輪子滑到兩人面前。 「喔?那租一輛賓士要多少?」殷堅挑起眉,準備大開殺戒。 「你們是新來的,就打個折,只要五千金紙就好。」紅髮青年伸手比了個五。 「太貴了,最多三千金紙。」殷堅把他的兩根手指扳下去。 「帥哥你行行好吧,這行很難做,不然就四千五吧。」紅髮青年皺了皺眉。 「兩千五。」 「四千!」 「一千五。」 「這...我虧本租你!三千五!」 「一千。」殷堅面不改色的繼續殺價。 「兩千啦!跳樓大特價兩千!」 「五百。」殷堅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唔....九百!」 「好吧,勉強接受。」殷堅掏出殷琳燒給他們的金紙,付給面色鐵青的紅髮青年。 「堅哥你好厲害啊!」何弼學在一旁捧腹大笑。 「我本來想殺到三百的。」殷堅還是一臉心疼自己的金紙。 「饒了他吧,殺到三百哪吒會去跳奈何橋的。」祝融的聲音自身後傳來,何弼學笑的更厲害了。 「你怎麼在這裡啊?豆芽菜他們怎麼樣了?」何弼學一見到祝融就問豆芽菜的近況。 「我是神衹,當然可以來去自如,至於遇仔和小遇,還沒有動靜。」祝融搖搖頭道。 「祝融!終於找到你了!」 「這聲音...好久不見啊,貢丸?」祝融輕挑的笑著。 「我叫共工,不是貢丸。」共工踩著深藍色的靴子,一頭飄逸的水藍色長髮用緞帶束在腦後,漂亮的藍色美目瞪著祝融。 「可是叫貢丸聽起來比較好吃啊。」何弼學在一旁插嘴道,被共工白了一眼。 「來吧,祝融!這次一定要分個勝負。」共工用水凝固成一把狼牙棒,往祝融頭上就是一砸。 「別急嘛,貢丸。」祝融手一揮,把狼牙棒蒸發掉。 「堅哥,要不要吃爆米花?」何弼學遞爆米花給殷堅。 「你哪來的爆米花啊?陰間的東西不要亂吃!」殷堅差點沒暈倒。 「放心啦,我做的爆米花絕對沒問題。」綁著雙馬尾的可愛小妹說。 「你誰啊?」殷堅問。 「我?閻王妹啊。」閻王妹掛著甜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喔?那你怎麼不去審判女鬼啊?」何弼學一邊吃爆米花一邊說。 「因為我全部都丟給我哥去做了啊。」閻王妹笑的人畜無害。 -------------------據說是後記------------------- 大概就這樣吧(喂) 之後劇情如何我完全不負責(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