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2009的結束(桑堤&派普)

桑堤雅各在超市選擇今天晚餐的食材,今晚準備做義大利肉醬麵,正當桑堤結帳完畢,提著塑膠袋走出超市的時候,桑堤被觸感柔軟的物體撞到,感覺起來很像是女性的臀部。 「對不起!我的隱形眼鏡掉了,我正在找...」遮著一隻眼的金髮尤物滿臉的歉意。 「不要緊。」桑堤忽然覺得大事不妙,於是稍稍移開自己的右腳,爛掉的透明鏡片沾滿了泥砂。 「Sorry....」 桑堤雅各買了一盒相同度數的隱形眼鏡當成賠罪送給了她。 「謝謝,你真好,我的名字叫尤娜,下次我請你吃飯如何?」尤娜性感的眨眨眼。 「不用了,是我先踩到你的隱形眼鏡。」桑堤搔搔金棕色的頭髮,覺得很不好意思。 「不不!請務必讓我答謝你!」 桑堤退了一步,尤娜看著桑堤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塊鮮嫩多汁的牛排。 「免了!謝謝!」桑堤雅各想盡快逃之夭夭,於是拔腿就跑。 「別走啊!」 翌日。 「好餓啊...誰去叫個外賣。」桑堤趴在辦公桌上。 「我來打電話。」莎米拿起電話,撥通了之後開始點餐。 過了一陣子之後,戴著鴨舌帽的店員把熱騰騰的中式餐點送來局裡。 「我來拿。」桑堤正要接過食物,沒想到店員居然用力抓著他們的午餐不放。 「請問你是不是昨天的那位?」尤娜眼神發亮的望著桑堤,真是命運捉弄人啊。 「我想你認錯人了吧...」桑堤接過午餐。 「喂喂,桑堤,這樣子人家會傷心的吧。」莎米只差沒吃爆米花了,其他人也等著看好戲。 桑堤只好到茶水間和尤娜"詳談"。 「沒想到你是警察,真酷!」尤娜一看就知道是跟著潮流走的女性,耳環是雙C牌的,高跟鞋是P開頭的牌子,裙子是L加上V家的。 「你到底想幹麻啊?」桑堤突然覺得有些頭疼,他從沒看過如此難纏的女性,比局裡的那女巫還可怕! 「我只是...」尤娜看起來被桑堤不耐煩的口氣惹的雙眼矇上一層霧氣,隨時都有可能凝結。 「桑堤,派瑞斯來了。」是比爾的聲音。 「該死!」桑堤急的咒罵了一聲。 「桑堤?」派瑞斯海天藍色的雙眼充滿疑惑。 尤娜向前跨了一步,擦著雙C牌口紅的雙唇吻了桑堤雅各之後便踩著高跟鞋逃離現場。 「這是怎麼回事?」派瑞斯的語調雖然沒有起伏,但是他的臉很明顯的黑了一半。 「你聽我解釋...」桑堤雅各無奈的說。 「先把嘴巴擦乾淨啦。」派瑞斯遞出手帕。 「啊?」桑堤雅各還沒反應過來,他嘴巴上還留有尤娜的口紅,派瑞斯忍不住自己上前去把那圈紅色擦掉。 「謝謝。」桑堤雅各露出了微笑,還是派普最能讓他感到自在。 「你可以慢慢解釋了...」 桑堤雅各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解釋完了以後,派瑞斯嘆了口氣,有點同情桑堤卻又覺得有點生氣。 他氣的不是桑堤雅各,是尤娜,別人都說不了,卻還是勉強別人。 「好了,你來有什麼事嗎?」桑堤雅各終於想起要問派瑞斯來這裡的目的。 「我是拿資料過來的...」 結束一天的工作,桑堤雅各總算可以暫時放下心裡的大石頭,下午又接到派瑞斯的簡訊,派瑞斯說他會晚一點離開太平間,桑堤雅各想直接去找派瑞斯然後回家。 「莎米,衣服的事情謝了,我明天還你。」桑堤雅各對莎曼沙拋了個飛吻。 「不謝,記得拍張照給我就好。」莎曼沙笑著繼續留守警局,在這一年的最後,還在局裡值班的人們決定開場派對。 桑堤停好車子,開門走下車之後立刻臉色發青。 「真巧!你也來這裡啊?」尤娜見到桑堤雅各,雙眼立刻放光。 「怎麼到哪都會看到你啊?!」這是桑堤有生以來第一次有如此想揍扁女性的衝動。 「緣分嘛~你要去哪裡?我也要去!」尤娜挽著桑堤雅各的手說。 「喔?好啊。」桑堤雅各露出狡詐的笑容,他決定就在太平間斬斷這個孽緣。 「你到太平間做什麼?」尤娜露出緊張的表情。 「找人囉。」桑堤雅各頑皮的笑著,現在的心情分外愉悅。 「派普!我來接你了。」桑堤雅各向派瑞斯拋了個飛吻。 「桑堤...」派瑞斯的眼神很清楚說了"他怎麼會在這裡?",手上用酒精擦拭手術刀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他自己說要來的。」桑堤雅各很無辜,尤娜三魂七魄已經飛了一半,卻還是硬巴著桑堤雅各。 「給我滾出去...」派瑞斯總覺得腦袋裡面好像有種叫做"理智線"的東西斷了。 「你是誰啊?憑什麼趕我出去?」尤娜吐了吐舌頭,越叫他走就偏不走。 「滾出去。」派瑞斯一臉陰狠,手上又拿著剛擦好亮晃晃的手術刀,再加上不是很亮的燈光,嚇的尤娜尖叫著奔出太平間。 奧尼爾嘆了口氣,平常不怎麼生氣的人,認真生起氣來最恐怖了。 「派普,你沒事吧?」桑堤雅各忍著在地上打滾狂笑的衝動拍拍派瑞斯的背。 「我們回去吧。」派瑞斯又變回平常的樣子,表情看起來還有惡作劇得逞的快樂。 「派普....你好壞啊。」桑堤雅各嘖嘖道。 「你才沒資格說我。」派瑞斯臉上掩不住笑意。 .... 「派普,你看這是什麼~~」桑堤雅各拿出向莎米借的女警制服。 「怎麼了嗎?」 「難得嘛...要不要試穿?」桑堤俏皮的眨眨眼。 「才不要,要我穿女警的制服,就像叫你去穿燈籠褲一樣啦。」派瑞斯賞給桑堤雅各一記白眼。 「怎麼這樣?我連數位相機都準備好了,而且我還特地讓莎米拿去把肩寬改大一點耶。」桑堤雅各不放棄的遊說著派瑞斯。 「我說我不要。」說完,派瑞斯把自己關進房間。 「嘖..」 關在房間裡看書好一陣子,突然覺得不對勁,外面也太安靜了啊,派瑞斯偷偷地開了個縫觀察外面的狀況,結果沒看到桑堤雅各,派瑞斯好奇的推開門走到客廳。 「桑堤去哪了...?」 不會是他不願意穿那套制服所以鬧彆扭離家出走了吧?派瑞斯心想。 「唔...」派瑞斯深吸了一口氣,提著裝有制服的紙袋,他決定換好衣服之後出去找桑堤雅各。 邊換邊看向正在計算還有多久2010年就要到來的時代廣場的方向,桑堤雅各應該不會去那裡找別人狂歡去了吧。 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絲襪也穿上,時代廣場已經開始倒數五秒了,LED面板上的數字不斷接近零,派瑞斯準備轉開房間的門把,結果門自己打開了。 「派瑞斯!Happy new year!」在2009的最後一秒,桑堤雅各穿著黑色帶有蕾絲邊的燈籠褲出現了!!然後抱著派瑞斯就是一陣亂親 「桑堤,你出去就是為了買燈籠褲?」派瑞斯愣愣地說。 「對啊,你不是說叫你穿制服就像叫我去穿燈籠褲一樣嗎?」桑堤雅各又再寶貝弟弟額上親了一下。 「噗嗤..哈哈哈!」派瑞斯笑了。 「你這樣很好看啊,來拍張照吧,笑一個!」 Good bye! 2009! -------------------據說是後記---------------------- 我絕對不是想惡搞他們兩個喔!(此地無銀三百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