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11/5~吾郎君的生日賀文~

隨意遊走在夜晚的公園裡面,陣陣地涼風吹來有些刺骨。 --早知道,就穿件外套出來了呢。 吾郎一邊找地方坐下一邊想,這時候他發現腳邊有物體在動。 「你也覺得很冷嗎?」吾郎把縮在自己腳邊發顫的黑色小貓抱起。 貓兒金色的眼瞳之中閃著妖異的光芒,不過,很漂亮。 「我又忘記壽也的生日了呢..」吾郎嘆了口氣,居然到了自己生日的前夕才想起來,要不是桃子的那句"唉呀,明天你生日呢。"自己搞不好連自己的生日都不記得。 貓咪像是在安慰他一般的蹭了蹭他的手掌,毛茸茸的觸感很舒服。 「你應該是有人養的吧。」吾郎輕觸黑色的小小頸子上戴著的項圈,小貓忽然眼睛一亮,從吾郎的膝上跳離。 「R,你跑去哪裡了?我找你好久了呢。」一個男人抱起黑貓溫柔地輕撫,小貓發出舒服的呼嚕聲。 「是你幫我找到他的嗎?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穿著黑色大衣戴著黑帽和眼鏡的男人友善地向他微笑,長長的金色髮辮垂在腦後,那笑容雖然不帶有惡意,但是笑聲卻讓人不寒而慄。 「不用客氣了,我什麼都沒做啊。」吾郎站起來,本來想就這樣和眼前的人告別,但是再見這兩個字似乎被無形的力量阻擋在喉嚨當中。 「為了感謝你,這副眼鏡就送給你吧。」男人笑了,詭譎的笑了,讓吾郎沒有任何拒絕的機會,眼鏡就落入了吾郎手中。 「那麼,我還有些急事,告辭。」那人就像一陣旋風一樣,轉眼間就消失無蹤。 吾郎愣愣的抓著眼鏡,冰冷的溫度不斷侵蝕掌上的肌膚,似乎怎麼握眼鏡的溫度還是不會上升似的,雖然不知道怎麼處理被強迫推銷的眼鏡,但就像著魔似的,回過神來已經在溫暖的室內,而眼鏡則放在自己的床頭上,自己正忙著練握力。 那副眼鏡就好像有魔力一樣,無論吾郎到哪裡,他總會出現在吾郎的視線內,甚至是口袋裡面,直至吾郎夜間突然醒來時,眼鏡都還散發著寒冷的光芒。 「生日快樂~晚上媽媽會煮你最愛吃的咖哩喔~」桃子以哄小孩的語氣說。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好嗎?」吾郎沒好氣地說,雖然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但還是有點小小的高興。 「那又沒關係,哥哥生日我們晚上就有大餐可以吃了啊。」還在上小學的真吾天真地搭腔道。 「真吾說的沒錯~要心存感激啊,吾郎。」桃子難得正經的說。 「是是是~真是謝謝妳啊,母親大人。」吾郎說完和真吾、桃子一起笑成一團,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千春也咯咯的笑了起來。 飯廳的氣氛正熱絡時,只有一副眼鏡在角落暗暗地發著光。 「我並不在意的啊。」壽也一臉受傷的說著,實在很沒說服力。 「還說不在意!你不是都寫在臉上了嗎?」就算吾郎再怎麼遲鈍,壽也那樣故意做出來的表情他還是看的到。 「是啊,我是故意的。」壽也恢復了笑容,他們正在談論吾郎忘記壽也生日的事情。 「不要每次都做一些讓我覺得你是笨蛋的事情啦。」吾郎無言地說,跟壽也在一起那麼久了,他都快激動不起來了。 「跟一個人說話最重要的就是跟那個人站在同一個立場嘛。」壽也是在拐彎抹角的說吾郎是笨蛋,但是以吾郎的理解力,他聽不出來。 「不然你是要怎樣嘛?」吾郎已經快忍不住了,壽也說話總是彎來彎去,對他這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來說真是種折磨。 「今天是你的生日,不過為了處罰你,今天要聽我的話。」壽也笑嘻嘻的說。 「好!」吾郎爽快的答應,因為這對他來說並無損失,男子漢嘛,自己錯了就要認錯,壽也好歹也是有記住自己老婆大人的生日還送了今年明星賽的紀念品,自己忘記壽也的生日就太不應該了。 壽星通常是最大的,所以,吾郎就變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壽星了。 「嗯?吾郎你什麼時候近視了?」壽也注意到吾郎手邊的一個發亮物體。 「沒有啊,這只是別人送的,好像沒有度數。」吾郎拿起來晃了晃,透過鏡片看到的世界就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的確,沒有度數。」壽也把玩了一下之後戴上眼鏡說。 「吾郎,有你的包裹喔。」桃子拿著宅急便的箱子上來。 「謝了。」吾郎接過箱子,一邊納悶是誰寄來的。 「誰寄來的?」壽也平淡的問。 「不知道,沒有屬名。」吾郎拆開宅急便的箱子之後臉色變的很難看。 「這是...什麼?」吾郎嘴角正在抽蓄當中,有看過A書或A片的正常人都知道箱子裡面躺著的叫做情趣用品。 例如說跳蛋啦...按摩棒之類的常見情趣用品,還有其他作用非常多樣的道具。 「是寄錯了嗎?」吾郎確認了箱子上的地址,的確是他家,也的確是給他的包裹,是誰在惡作劇嗎? 「應該不會,但是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啊。」壽也臉上的眼鏡散發著深不可測的精光。 「什麼機會?」吾郎看到壽也躍躍欲試的臉之後總算意會過來了。 「你想都別想!」吾郎退後三步,但是壽也動作更快的把吾郎壓在床上,並且露出邪魅的笑容。 「不是說過了,今天要聽話的嗎?怎麼這麼快就忘記啦?」壽也扯下吾郎的皮帶,把吾郎的雙手綁住,礙於自己做過的承諾,吾郎只好乖乖的任人擺佈,但還是不時地有想掙扎的念頭和動作。 「接下來...你什麼都不必想,只要交給我就好了。」壽也燦爛的笑容此刻看起來非常嚇人。 「嗚...」吾郎被口枷限制住說話的權利。 吾郎,生日快樂,鬼畜神會祝福你的。(笑) -----------------------------據說是後記------------------------------ 啥?要看H? 我考慮看看(被打) 好啦我承認我想寫XDDD但要等到周末(咦) 高中真難熬也真忙啊(擦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