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鏡中的我-3

「嗯嗯...」我被熱醒,然後吃力的撐開眼皮,馬上看到小真的臉放大N倍在我眼前。 「嗚喔啊啊啊啊!!!!!!」 「吵死了!」我的頭遭到重擊,眼前有上百顆小星星飛來飛去,耳邊彷彿響起了世界名曲--小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你幹麻跑上來跟我擠啦。」撫摸著剛才被小真揍的地方,我很不滿的說。 「地板太硬了不好睡。」小真趁機搶過我的枕頭和它相親相愛。 「切..」我認命的下床去洗臉刷牙。 我爸媽看到小真的時候吃驚的連下巴都快掉了,但是接下來的事情才讓我下巴脫臼,我爸媽居然帶著小真去報戶口,於是我就這樣多了一個雙胞胎哥哥--李以威。 搞屁啊!!(翻桌)為什麼我是弟弟?! 我老媽的答案是:因為你看起來比較幼齒啊~ 這樣子也就算了,幹麻給他取這麼"威"的名字啦!不公平~這不是肯x基啦~我管他天上下紅雨,我就是要叫你小真真! 「阿真,阿威起來了沒啊?」我媽把冷掉的早餐熱一熱之後端上桌給我。 「還沒啦,他睡的跟豬一樣咧。」我有點心虛,因為我不得不稱讚老媽和老爸生給我的這張臉,睡著之後別有一番美感,被我形容成豬還真有點對不起我的良心。 「你等一下去叫他起來吧,我待會要跟你爸出去散步。」老媽用毛巾擦了擦手一邊說。 「好啦。」我嘴裡還咬著早餐含糊的回答。 「李以威是隻豬~李以威小真真~」我唱著難以入耳的曲子,幸好我妹跟朋友出去了,不然一定宰了我。 「小威豬!起床啦!」我給他取了新的綽號--小威豬,不錯,我真有天份! 沒想到小真居然只是翻過身,連睜開眼睛看我都沒有,我開始有點不耐煩。 「小威豬,再不起來你真的會變豬啦!」我用力搖晃小真的身體。 「吵死人了...」以威一把抓住我的領子往下拉,用力的吻住我的唇,還大大方方的把舌頭伸進來,接著豪邁地在我的齒貝上橫掃了下,最後發出了帶著情色的水漬聲當作結束。 「謝謝招待。」李以威舔舔嘴,然後倒頭又睡。 我的領子很不爭氣的自左肩滑下,如果這裡有一塊豆腐,我一定馬上撞豆腐自殺,靠!!老子不發威你把我當病貓了! 「嗯?」以威想翻身,結果卻發現動彈不得。 「你醒啦~大少爺?」我賊兮兮的笑著。 「這是在演哪齣戲啊?」以威毫不在意的問,縱使他的手被童軍繩綁在床頭。 「你說呢?」我的笑容更燦爛了,而以威似乎也察覺到危機似的收緊了拳頭。 「別緊張嘛~」我用慵懶的聲音說,揮著手上的雞毛撢子,那是小時候老媽打我和我妹用的,以威自然也知道那根可以稱為"傳家之寶"的雞毛撢子--小毛的威力,老媽用起小毛來可說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厲害,輕則一週瘀青不退,重則連隔壁鄰居的小狗都哀哀叫,啥?你說為啥狗要叫?因為我們被打的叫聲實在是真正的鬼哭神號。 「你想幹什麼?」我很清楚的看見一滴冷汗從以威臉上滑下,然後我的嘴角勾起滿意的弧度。 「放心交給我吧~」我愛撫著小毛,一邊露出奸詐的笑。 「你你你...不要過來!!」 過了三十分鐘後.... 「呼呼...饒了我吧...」以威喘著粗氣,汗水染濕了被褥,真是,要拿出去曬才行呢。 「不要~我還沒玩夠哩。」其實我也很累了,但是難得可以把他整成這樣,不多玩一下真是對不起自己。 「你這白癡!」以威才剛罵完就發覺大難臨頭了。 「哈哈,我知道你還想要對不對?那我們再來一次吧~」我扯開笑容,慢慢地靠近以威。 以威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不要!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哈.....別啊,很癢!!!」 「叫我白痴?癢死你!」我抓著小毛狂搔以威的腳底板,我看著他笑的亂扭身體。 什麼?我害你想歪?想歪的快去撞豆腐! 又過了十分鐘,我真的體力快透支了,只好放過以威。 「李翊真...」以威捉著我的肩膀。 「幹!幹幹....幹麻...?」我本來想罵髒話,結果被以威想把我拆吃入腹的表情嚇的把話吞回肚裡。 「你...是不是想跟牆壁來個二硫碘化鉀啊?」以威背後的修羅都實體化了,我還看到地獄之火升到三尺那麼高,誰快來救我啊! 「二...二硫碘化鉀?」我戰戰競競的問,語尾有些抖音。 「就是KISS!!」 「啊啊!!」我的臉馬上感受到牆壁的冰涼觸感。 「你們兩個吵死了啦!!!唉呀....?」剛才帶朋友回家的老妹用迴旋踢將門踹開,幸好我家房門夠堅固,不過它還是如風中殘燭般地發出吱嗄的聲響。 「我都不知道你們兩個有這種興趣,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老妹說完曖昧嘿嘿笑了兩聲,然後以極慢的速度關上門。 我的清譽毀於一旦了啊--- 「我要去刷牙洗臉了。」以威當成什麼都沒發生過,大概是我像鬼一樣的表情讓他感覺到復仇的快感吧。 可惡的小威豬!!君子報仇三年不晚,這個仇我如果不報我就跟你姓!(不是本來就同姓嗎?) 「幹麻?」李以威感受到我目光如炬盯著他的視線。 「沒事!」我開始計畫要在小威豬的早餐裡面加料。 明明是同一個長相,怎麼才踏進學校就不一樣了... 「威老大!這是我媽媽做的餅乾,拿來孝敬孝敬您,老大吃完午餐之後可以當點心。」戴春壬的雙胞胎弟弟戴建壬正在阿諛奉承當中,真是人如其名的大賤人!老子明明也是這副長相為什麼沒人來巴結我~ 「李以威,有外找喔。」同學甲大喊。 「喔?」以威挑了挑眉,撇開一臉店小二模樣的賤...建壬。 「你就是那個囂張的一年級?」人高馬大的三年級學長簡直是用鼻孔在看以威。 「誰囂張了?還不是你的小弟太弱。」以威冷哼一聲。 「你...好,算你有膽,放學之後體育館單挑!你敢不敢?」看旁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學長似乎說的越來越起勁。 「我還怕你不敢來!」以威大聲嗆學長,我暗暗在心裡為他捏了把冷汗,雖然我不知道那是幾班的學長,但我直覺他很厲害。 「一言為定。」說完,學長甩頭就走。 「小威豬...你惹到誰了啊?」我用手肘推推以威。 「不就是個白痴?」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好個目中無人的答案! 「威老大啊,那是三年五班的不良少年頭頭,夏泵,威老大如果打敗他的話,一定會在我們學校成為名人!」健壬在旁邊插嘴道。 夏泵....怎麼會有人的名字叫做下流啊?最近的家長真沒有取名字的天份啊。 「阿真,夏泵怎麼會來你們班啊?」拿著便當來找我一起吃午餐的陳誠疑惑的望著我。 「來找小威豬單挑的啊。」我實話實說了,陳誠露出擔心的神色,可見這個下流學長的實力應該不凡。 陳誠雖然對李以威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很陌生,但是,既然是朋友的家人,他也不能坐視不管,陳誠!我就喜歡你這點啊! 什麼?你說我花痴?你們懂什麼! 「還是叫他不要去了吧,夏泵不是簡單的角色,而且...」陳誠抿了抿薄唇,然後接著說「他的手下敗將沒有一個可以逃出他的魔掌。」 「什麼意思?」我有聽沒有懂,簡單來說就是一頭霧水。 「他其實是個危險的人物,要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贏他,最好還是放棄。」陳誠語重心長道。 「唔嗯...」我也開始擔心起放學後的決鬥,我還是先過去探探好了。 ------------------------據說是後記-------------------------------- 這算是BL小說吧,不過配對還沒決定XDDD 請你們自動分成陳誠&翊真和以威&翊真派吧!(誰鳥你) 或是有更勁爆的?! 蠢人&賤人?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