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鏡中的我-2

日子一天天過去,演唱會的日期迫在眉睫,轉眼間就到了演唱會的前一晚。 因為我太興奮了所以在前一天晚上興奮的都睡不著的相反,睡的連我跆拳道黑帶的妹妹都踹不醒我。 「我出門了。」我身上穿著我最貴的一件POLO衫,還有隨著流行故意弄破的牛仔褲。 「路上小心。」老媽一邊吃旺旺仙貝一邊說,正在掃地的老爸也抬起頭目送我出去。 踏出家門我馬上看到高過我一顆頭的陳誠,寬鬆的V領T和合身的直筒褲是他今天的衣著,雖然我一直盯著旁邊經過的正妹,不是我花心,就算 有了心上人,欣賞帥哥美女也是一種美德啊。 『嘖,那種貨色你也要看,一看就知道那臉上那層粉最少也有五公分啦。』小真不屑的說,雖然我不知道小真的長相如何(說不定跟我一樣), 但是,就算是厚的跟城牆一樣的粉,只要耐看就不是罪啊。 「阿真,你肚子痛嗎...?」陳誠一臉擔心,我才發覺自己的嘴角正在小幅度抽動,都是小真害的。 「我沒事啦,你多心了。」只是有點顏面神經失調而已啦。 「那就好,那我們出發吧。」 「嗯。」跟上陳誠的腳步,我踩著輕快的步伐緊跟著陳誠,一方面是我覺得很開心,另一方面...就是你腳長了不起啊!我有一天一定會長的比 你高! 好不容易熬過坐火車的時間,高雄小巨蛋中早已擠滿了人潮,萬頭鑽動的景象令人嘆為觀止,這表示聯合公園的魅力無窮,身為忠實歌迷,自 然會覺得又高興又惋惜,高興是因為喜歡的偶像很受歡迎,惋惜是因為太受歡迎了沒有獨佔的優越感,人啊,真是矛盾的生物。 『人那麼多...看了就煩,不能回去嗎?』小真的聲音聽來很不耐煩。 「你不懂啦。」這就跟朝聖的道理是一樣的,有人看著一群人對著一座山三跪九叩的過去,便搖了搖頭還罵了聲"真是瘋子",但是對那群人來 說卻是一種救贖啊,一切都建立在你不懂這句話上。 當台上輕快的吉他聲響起時,一切都瘋了,台下的歌迷瘋了,星空瘋了,連空氣也瘋了。 「真過癮。」說完,我吸了一口麥當X的可樂來潤潤方才興奮過度而水份消耗殆盡的喉嚨。 「如果下次我姊工作的地方還有這種好康的,我第一個告訴你。」陳誠正忙著消滅漢堡。 「這樣才夠朋友嘛。」我偷襲他的薯條,他也搶劫我的雞塊。 就算只是這樣普通的交流,我也覺得很高興,就是這樣莫名的悸動,絕對不是"少男"情懷總是詩。 『你喔...就這麼喜歡這傢伙嗎?』小真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情緒,口氣有點無奈的說。 「不行喔...」 「嗯?你說什麼?」 「沒事。」我對誠微笑了下,然後把桌上的殘骸收拾乾淨。 我握緊了拳頭又鬆開,眼睛直視著前方,已經....無法回頭了呢。 回家沖了個澡,打開音響,音響中傳出有力的搖滾樂,我和小真,共同喜愛的就只有搖滾樂,在其他方面,我們完全不同。 「哥,媽媽叫我把家裡的備分鑰匙交給你。」老妹在門外說,我打開門接過鑰匙。 「祝你們玩的愉快。」我嘆了口氣,沒錯,我媽要和我爸要一起去夏威夷七天七夜的旅行,那是上個禮拜抽獎抽中的,而我妹則是要去國三的 畢業旅行,所以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因為有陳誠家的人可以照料我,所以他們也就放心的去了。 「唉~一個人真寂寞~」放學回來看著空蕩蕩的屋子,總覺得有點寂寞,只有吃晚飯的時候回去陳誠家,陳爸和陳媽都是好人,還問我要不要 直接住在他們家就好,但是我實在承受不起這樣的好意,所以只好回來擁抱寂寞。 『你是不是忘了還有一個人啊...』小真聽起來很生氣的樣子,因為我遺忘了他。 「你連身體都沒有,還能算是個人嗎?」我站在浴室的鏡子前面,對著裡面的人影說話,這樣至少不會像在自言自語吧。 『別忘了,你的身體就是我的啊。』小真冷笑。 「怎麼感覺怪怪的...」我臉上冒出小丸子專用的黑線。 『喂,你,認為我是什麼?』小真的聲音聽起來更加低沉了,多了嚴肅的成分。 「你..不就是小真嗎?這還用問。」我的手貼上冰涼的鏡子。 『我一直以來都很認真的在想這個問題,我覺得我跟你好像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卻又相連在一起。』似乎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鏡中的人 影表情落寞了起來。 「你頭殼壞去了啊?幹麻問這個。」我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你才頭殼壞去!會問你這個問題算我是笨蛋,為什麼我會在你這個笨蛋傢伙的腦子裡啊?』之後,小真再也沒說一句話了,似乎在生我的氣。 女生的思維,真難懂啊,俗話說的好,女人心海底針嘛,但是...你也不要不理我嘛,一個人好寂寞啊,我只能不斷咀嚼剛才的問題。 「後面的不要偷懶!跑快點!」在劍尹的腳下,任何一顆足球都沒辦法擺脫他的掌控。 「劍尹今天也很有精神啊。」我望向遠方,身為足球社的第一線球員卻還在偷懶,下一秒自然就被飛過來的球給撞個正著,我的腰啊.... 「阿真你站在那邊當復活島巨人幹麻啦!?」劍尹又驚又好笑,他沒想到平常算滿認真練球的我也會發呆,正所謂馬有失蹄嘛,再會爬樹的猴子 也會有摔下去的一天。 「我比較喜歡當雨豆樹不喜歡當復活島巨人...」我撐著腰站著,一定閃到腰了,真丟臉啊。 「今天就練到這裡啦,大家可以解散了。」當身為足球社社長的劍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學弟們總覺得這個學長今天特別帥。 「你今天是怎麼啦?居然在球場上發呆。」劍尹拍拍我的肩膀說。 「沒啊。」我的眼神還是有些飄忽不定。 「有什麼事...一定要說出來喔。」劍尹難得正經了一下,隨後又恢復本來輕鬆的笑容。 「嗯。」我也笑了。 「劍尹!」我瞪大了雙眼,我只知道我把劍尹推開,我的瞳孔映著"我"被撞的飛出去,滾到我眼前不遠幾公尺的地方,之後我就沒記憶了。 我奮力撐開眼睛,白色的天花板還有消毒水的味道,我在醫院裡面。 「你醒了啊?只有多處輕微擦傷和輕微腦震盪,你真是命大呢。」把頭髮綁成雙馬尾的護士說。 「劍尹..我同學呢?」我的聲音有點沙啞,喉嚨像火在燒。 「喔,他剛才先回去了,你們兄弟倆的運氣不錯,你弟弟還是你哥哥?他的傷勢也沒有很重,他比你早醒來呢。」綁雙馬尾白衣天使露出笑容說 。 奇怪...我有兄弟嗎? 「喂,笨蛋,你醒了啊?腦袋是不是又變的更笨了?」這聲音...就算過了上百年我也認得,我猛地回頭,雖然牽扯到一些傷口,但那些都不算什 麼。 「什麼嘛...不是跟我一模一樣嘛..」我很失望的說。 「什麼?!難不成你希望我是長了三頭六臂的怪物啊?」小真揪著我的領子,我上下打量他,有喉結、沒胸部,身高體型跟我完全一模一樣。 「你不是女的嗎?」剛說完,頭上就馬上多了個包,剛才的雙馬尾護士急忙跑過來阻止。 「好啦...是男是女沒有那麼重要。」小真瀟灑的靠著牆壁。 可惡!明明是一模一樣的外表,怎麼小真用起來這麼帥氣! 「重點是,從今以後我們就是沒有關聯的個體了。」小真垂下眼簾。 「那也就是說,我要跟你說再見了嗎?」我抱著期待問。 「對。」 我的心收緊了下,我所期待的並不是這個答案啊,但是小真一定很開心吧,可以脫離我這個笨蛋了。 「我知道了。」我緊閉著雙眼,但是迎接我的不是關上病房門的悶響,而是一隻手胡亂搓揉我的頭髮。 「就說你是笨蛋!我走了是要去喝西北風喔?!」我這次總算可以看到他的表情,那是一種戲謔的笑,出現在跟我一模一樣的臉龐上。 「可是你不是恨不得離開我嗎?」我的眼睛努力撐到最大。 「我還不確定我是個什麼的時候,我是很想離開你去找答案,但是當我們被分開的那一瞬間...我看到答案了。」 「答案。」我重複這兩個字。 「我就是我啊,我是最獨特的存在,當然你也是。」外面的陽光映在小真臉上,純白的笑容、純白的背景和純白的陽光相容在一起,好像一幅 畫。 「但是你不覺得...我們兩個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嗎?」我下意識的說了。 「啊?」這下換小真露出疑惑的表情。 「沒有你,誰來幫我考理化啊?!」我一臉的驚恐。 「你你你....你這笨蛋!!回去我給你惡補理化!!」 「NO~~~」 --------------------------據說是後記------------------------------- 聽說這個劇本本來是在這邊畫下句點XDD 但是我很想寫小真和阿真的後續(畢竟是自創小說的處女作(毆打) 所以就在網誌上嘿嘿嘿?XD我發現我棒聯童話系列可能要暫緩囧 請見諒(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