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野球冒險(all56)--4

「遲到五分鐘了,你們到底有沒有時間觀念?!」女王的聲音雖然不是特別宏亮或是尖細,但是帶有極大的壓迫感,連悠哉的大河貓尾巴都豎起來了,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 「非常抱歉,女王陛下,因為路上出了一點事情....」大河似乎很敬畏他,但是吾郎卻有莫名奇妙的親切感。 「算了,我不殺頭,但是你、你還有你都要給我戴上這個!」女王猛地轉過身--是桃子!他是吾郎的繼母桃子,而且手上還拿著紅色玫瑰狀的人造花乘以三。 「能不能別...噗!」吾郎的問號還沒說出來就被大河硬生生塞回去。 「啊?」桃子的表情突然從柔和變成陰狠。 「他說他想戴三朵!!」大河情急之下把三朵人造花裝飾在吾郎身上,壽也和大河因此免去了戴人造花的命運,而吾郎卻是苦命乘以三,這三朵玫瑰還會發出濃縮過後的精華玫瑰液香味,害吾郎的鼻子因為過敏發紅了,還不停地打噴嚏。 「哈嗤!....可惡....哈嗤!」吾郎拿著一盒衛生紙接住瘋狂噴出來的口水和鼻涕,他們家的一家之女王桃子卻要跟他們打棒球。 「球棒是紅鶴呢。」壽也很仔細的觀察所謂的"球棒",而棒球當然就是捲縮成一團的"刺蝟"。 「Play!」大河擔任主審,其他紙牌人充當野手或壘手以及其他有空缺的位置。 壽也比了暗號,吾郎點點頭,照著壽也指示的球路去投,結果沒想到桃子在這裡竟然厲害到一次就把吾郎全力投出的刺蝟擊飛變成全壘打了。 「不會吧....哈嗤!」吾郎漂亮地打了個噴嚏,用刺蝟當球的好處就是--他會自己滾回來,要是那隻刺蝟不是路癡的話。 「要死了,那隻刺蝟是不是往這邊飛回來了?!」吾郎望著往這邊飛過來的高速迴轉的刺蝟球,心裡暗道不妙,吾郎巧妙地用他最自傲的運動神經閃過去了,但是沒想到刺蝟居然還很有彈性地反彈回來,於是吾郎的臉就很華麗麗地被命中了。 「嗚哇!」藤井的慘叫聲。 「你白痴啊!等下達令變成笨蛋怎麼辦?」這是中村生氣的大罵。 不是已經夠笨了嗎--這是眾人的心聲,連身為教練的茂野老爸也這麼認為。 「是在幹啥啊?我怎麼覺得頭好重...」吾郎覺得頭很痛又很重。 「藤井你看你啊!要怎麼對人家負責?」這句話雖然有點不太對,不過眾人想更正的是另外一個地方。 「我想學長會頭痛是因為你冰塊放太多了吧...」大河無言地說。 「欸?」 突然背景響起了SorrySorry..... 眼前忽然閃過一陣白光。 「嗯...」吾郎再度睜開眼睛。 「你醒來啦?好點沒?難得出來卻發燒,真是衰啊。」吾郎看到洛伊端著早餐站在門邊。 「還不都是你害的,誰叫你前天把整桶的冰塊倒進我衣服裡面,還把我推進水裡面。」吾郎想到就有氣,雖說人在慶功時情緒一高漲什麼都做的出來,這次是他們的老闆為了慶祝他們得到總冠軍,在自己名下的別墅辦慶功宴,四周都是森林的別墅別有一番風味。 「Sorry.Sorry.」洛伊不是在唱SorrySorry,是真的在道歉,不過真是一點誠意也沒有啊。 「剛剛是在作夢啊...」吾郎回想剛才的夢,真長的夢啊,畢竟他也睡了一整天了。 「你在碎碎念什麼?小心早餐涼掉喔。」洛伊挑眉望著被自己害的生病的人說。 「我知道啦。」吾郎開始吃起早餐,說起來他昨天錯過了三餐,感覺上昨天好像都是吃一些很稀沒味道的小麥粥,而且還是強迫用灌的,也不知道是誰幹的,他只知道在模糊中有看到金色的髮絲。 「好點沒?要不要來玩傳接球啊?」山德士用粗獷的聲音說,語氣聽起來很像在哄小孩。 「拜託,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過,也好啦。」吾郎只要一天沒動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迅速地從行李當中拿出隨時準備好的棒球手套,慶功宴過後留下來的髒亂已經被掃的一塵不染。 「大叔,專心點,可別漏接啦。」吾郎輕輕投了幾球當熱身。 「喂喂,可別小看老人家啊。」山德士有些自嘲的笑道。 吾郎慎重地採用繞臂姿勢投球,球離開手指的剎那似乎有看到四周氣流實體化的錯覺。 「這球投的不錯啊。」山德士嘖了一聲,他已經老了,比不上年輕人囉。 「啊!」吾郎不小心漏接了山德士丟回來的球,小白球朝樹林滾去。 「不知道是誰剛才叫我不要漏接的啊?」山德士調侃道。 「我去撿球。」吐了吐舌頭,吾郎趕緊撇開這個話題。 山德士嘆了口氣,讓吾郎避過了被嘲笑的機會。 朝著球滾動的方向前進,不知不覺當中走到一池青藍的湖邊,彷彿是仙境和人間夾縫波光粼粼的湖,正閃著靈動的光芒,不過吾郎似乎沒什麼心情欣賞眼前的景象。 「慘了,該不會掉進湖裡了吧?」吾郎望著看不到底的湖,心中暗道不妙。 吾郎跪在岸邊朝湖裡望著,自己的倒影就這樣出現在水面上,隨著水波盪漾著,忽然從湖中央激起了陣陣漣漪。 「請問你掉的是金製的棒球,還是銀製的棒球呢?」從湖中央冒出來的二世身穿白袍,手上拿了金銀兩色的棒球。 「啊?」吾郎一臉困惑。 --------------------------據說是後記----------------------------- 事情來到有趣的地方了呢XD 最近很多人來詢問文章密碼,害我好感動(啥) 我會加油的!ˋˇˊ 然後寫出更多加密文章(不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