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野球冒險(all56)-3

「你有辦法嗎?」壽也挑眉,他到目前為止沒見過大河,所以只當他是一般的,頭上長了貓耳的人(這樣似乎挺不一般的)。 「沒有。」壽也以為大河是胸有成竹才會說要跟他合作。 「我只是盡責任要把女王陛下的任務徹底執行而已。」大河甩著尾巴悠哉的說,看起來沒有很積極。 「好吧,辦法我來想...」壽也很了解兒玉,再了解不過了,不過沒有國分了解。 壽也想了一個好辦法,他覺得這辦法很可行,不過不知道這裡有沒有最關鍵的東西.... 「如何?有什麼好計畫嗎?」大河玩著旁邊的蘆葦草。 「你過來一下...」壽也臉上充滿著精光,大河忽然覺得很不妙。 兒玉還在嚐湯頭的味道,國分已經不想管他了,自己回到糖果屋去生悶氣,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屋頂的巧克力有融化的頃向。 「不對不對....是少了什麼味道...」兒玉來回踱步,吾郎已經無聊到睡著了,縱使只有毛巾蓋著重要的地方,他還是睡的著。 「嗯...」正當兒玉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的時候,神奇的事件發生了,牆壁上映出了婀娜多姿又嬌小的人影(?)。 不怕國分嫉妒死光的兒玉馬上發出狼嚎往外奔,結果被外面守著的壽也用蘆葦編的繩子給絆倒,接著壽也就用很粗的藤蔓把兒玉綁起來。 「誰?!」聽到外面騷動的國分從糖果屋衝了出來,被融成巧克力醬的巧克力滴下來,壽也才發現糖果屋頂燒融了好大一個洞。 「國分!」被綁起來的兒玉在地上扭動,似乎想請求國分救他。 「你活該啦!」國分踹了兒玉一腳,然後開始破口大罵。 「那個.....」 「幹麻?」國分沒好氣地回答。 「有沒有衣服可以借我?」壽也怕掃到颱風尾,所以態度上表現的很小心。 「拿去!」國分拿出一堆藍色的布料,壽也不假思索地接下,國分繼續對兒玉破口大罵,他說晚上要罰兒玉跪巧克力算盤,從糖果屋中散發的陣陣甜味不難想像裡面的傢俱全都是甜甜的糖果做的,想像著餅乾做成的椅子,椅背用糖衣裹著,上面灑滿了香甜的巧克力米,桌子也灑了一層細糖粉,甜味侵略著嗅覺,一堆糖精靈在鼻腔裡面跳舞...啊,好好吃的感覺! 壽也走進全部都四四方方的水泥屋裡,壽也一直到幫吾郎穿好後才發現那是件藍色的綁帶圍裙洋裝,還附了可以綁頭髮的髮帶,不過吾郎似乎並不需要,就算需要吾郎也不會要。 「嗯..?壽也。」吾郎睡眼惺忪的望著壽也,壽也的影像看起來還很模糊,不過熟悉的輪廓和氣味讓吾郎不得不認出他是壽也,畢竟都跟壽也一起睡了一段時間,這句話並不假,正在盯著顯示器的你千萬別想歪,想歪了去撞豆腐。 「下面好像涼颼颼的...」吾郎打了個噴嚏。 「因為只有裙子,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壽也點點頭說。 「啥?!」吾郎揪著衣領,這是他平常絕對不可能穿的裙裝。 「沒有別的喔?!」吾郎抓著壽也的肩膀用力搖晃。 「不然你裸奔和穿洋裝選一個啊。」壽也笑瞇瞇的說。 「啥....」吾郎的臉色一會慘綠一會青紫。 其實壽也還有一個選項沒有說,那就是--我的衣服脫下來給你穿,我穿裙裝,除非吾郎自己想到吧,否則吾郎就只好裸奔或穿裙裝。 「我穿!」吾郎很"阿殺力"的站起來,裙子跟著大動作在空中飄飄~~ 「你還真沒用欸,快遲到了還被別人抓去當午餐。」大河仍舊甩著貓尾巴,一臉欠打的說。 「少囉唆啦!」吾郎一邊抓起裙襬一邊開始輕盈地奔跑著。 在狂奔當中路上開始有點點猩紅, 然後開始看到建築物的屋頂,是很雄偉的一座城堡,厚重的灰色為底,彩色的玻璃為裝飾,很莊嚴又不會太古版,四周的玫瑰都是鮮紅色的,有些玫瑰一半是白的,另一半是紅的。 「嗯?你們在幹麻?」吾郎發現旁邊穿著紙牌裝的藤井等人,正在給白玫瑰刷上紅色顏料。 「女王陛下說不喜歡白色啊,所以叫我們塗成紅色,真是麻煩死了。」藤井碎碎念,手上胡亂用刷子把顏料粗魯地沾染在白玫瑰嬌嫩的花瓣上,較脆弱的花瓣就直接掉到地上變成其他玫瑰的養分。 而勉強掛在花叢上的花也奄奄一息,因為顏料阻擋了氣孔,花看起來都像多開了幾天快凋謝的樣子。 「不會重新種紅色的玫瑰就好了嗎?真笨!」吾郎這麼說。 "但是你也是個笨蛋啊。"壽也在心裡說。 --------------------------據說是後記--------------------------------- 嗯~寫的還滿順的(?) 有人有特別指定要接什麼童話故事嗎XDDD 東洋西洋的都可以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