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沐浴在陽光下(Jr吾)--29(END)

「吃的好飽啊~」伊寧摸摸肚子,頗沒形象的說。 「你們要不要吃這家的東西啊?很好吃喔。」跟伊寧很談的來的喬伊說。 「我知道這家店,您真內行!」伊寧搭著喬伊的肩膀。 「真沒形象。」慎吾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 「是在說你吧?」伊寧狠瞪著慎吾,他們越吵越兇了,吾郎想,如果他們真的打起來的話,那大概不是天崩地裂就可以解決的囉。 「也該回去了吧,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點擔心。」吾郎向來不喜歡戴手錶,但是第六感卻很準。 「我還想再去別的地方的說,如果你要回去的話,那我也跟你一起回去好了,不過先等我去買點東西。」喬伊拉著伊寧的手殺進去又殺出來,那個速度大概連老闆都錯愕。 「幫我拿著吧,那我們走囉。」把手上的紙袋丟給吾郎後,喬伊依依不捨的向他的新朋友道別。 「這是什麼啊?」吾郎望著發出香味的紙袋。 「嘿嘿~很好吃的東西喔。」喬伊神秘兮兮的說。 「唔...」吾郎吞了口口水,聞起來真的很香,令人垂涎三尺。 ........... 「終於到囉~」喬伊伸展了下筋骨,就看到菲雅急急忙忙的衝過來。 「怎麼啦?小菲雅~我都不知道你來了哩,是聞到食物的香味嗎?」喬伊寵溺的揉著菲雅的頭髮。 「不是啦!那個...那個...!!」菲雅一臉驚恐的指著客廳。 「什麼..哇啊!!怎麼會有這種不知道幾零年代的東西飛過來...怎樣?現在是在演光陰的故事啊?」吾郎冒著冷汗,六零年代才會有的理髮店燈管直直地插入牆壁裡。 「會用這種白癡東西的...就只有那個笨蛋!!」喬伊看起來很興奮的衝過去。 「等等我啊!」吾郎跟著跑過去,菲雅緊緊跟在他後面。 「你這老古板~~看我的菲X浦燈管!!」喬伊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根極具現代感的LED燈管,往西爾瓦的腦袋砸過去。 「復古才是王道!!」西爾瓦輸人不輸陣,拿出以前賣冰淇淋的人用的喇叭(用壓的那種),壓一下居然飛出冰棒棍。 「啊...有再來一支耶。」吾郎看著差點射中他腦袋的那支冰棒棍說,吾郎的臉上留下一條血痕。 「別胡鬧了!你就是一直搶我的獵物還強迫推銷復古風我才會不爽你啦!」二世用電漿電視擋掉冰棒棍。 「欸...那台電視很貴啊...」吾郎總覺得有點心疼,不過,反正又不是花他的錢,管他是要把電漿電視拿去滑雪還是幹麻的。 「那好,今天我們就用拳頭來一決勝負!如果你輸了,就要把那頭長的跟女人一樣的頭髮理成平頭!」西爾瓦丟掉武器說,地上那些復古的武器在滿月的照映下彷彿在嘆息時代的變遷。 「來啊!!我絕對不會輸的,如果你輸了,你就不准在推廣復古風。」二世開出了條件。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兩人的拳頭打在對方臉上,因為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兩個人一起飛了出去。 「Jr!」吾郎飛速奔到二世身邊。 「你笨蛋啊,我又還沒死,幹麻弄的我好像快死的樣子。」二世本來還痞痞的笑,後來臉色突然一變。 「你的臉流血了...」二世用指尖沾了一點從吾郎臉上流下的血,並舔舐掉。 「剛才被冰棒棍擦過去的。」吾郎抹掉多餘的血,雖然血還是會流出來。 「喂,你們溫存完了沒啊?」西爾瓦破壞氣氛讓二世很生氣,雖然他已經很生氣了,現在吾郎才發現他身上有耳朵和尾巴,口中的利牙來判斷是狼的耳朵和尾巴。 西爾瓦一下子衝過去,吾郎直覺地用手中的紙袋阻擋。 喬伊和二世同時"啊"了一聲。 「你居然敢...傷害吾郎/把我的烤魷魚吃掉!!!」二世和喬伊同時出拳,把西爾瓦打的東倒西歪。 「原來那東西是烤魷魚....」吾郎和菲雅臉上都掛了三條黑線。 「這是作弊啊....」西爾瓦說完就被k.o.了。 「呼...」二世忽然覺得有點腿軟。 「我的烤魷魚~~你死的好慘啊~~」喬伊拿著烤魷魚的"屍體"哀號。 「吾郎過來。」二世招招手,吾郎不爽了一下,他又不是狗,雖然他還是"搖著尾巴"過去了。 二世好像看到牛排一樣的表情來看,吾郎知道....他缺血啦! 趁著臉上擦傷的血液還沒凝固,二世輕輕地舔舐著,吾郎臉頰上的痛感讓他覺得很奇怪,但是他絕對不承認自己是個M。 「你們要放閃光也看一下旁邊有沒有人嘛,我都快瞎了。」喬伊遮住菲雅的眼睛,自己戴上墨鏡。 「這裡是我家啊,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二世示威地跩著吾郎的領子親吻,有點淡淡的血腥味,二世和吾郎的血混在一起的味道。 「不要教壞小孩啦!」吾郎賞了二世一記鐵拳,目前手無縛雞之力的二世就這樣被打昏過去了。 「唉~請你跟我的烤魷魚作伴去吧~~」喬伊不要命的在二世前面插香拜拜,這是他前幾天跟耶利亞學的,她說她老公都這樣祭拜祖先。 「頭好昏...」吾郎扶著額頭說。 「你們剛才KISS的時候喝到對方的血了吧?」喬伊剛剛才恍然大悟。 「嗯,那又怎樣?」吾郎趴在沙發上。 「所以你以後不能亂打昏二世啊,這樣子你也會不舒服的喔。」喬伊抓起西爾瓦的腳,以丟鉛球的姿勢把人丟出去,還可以聽到"碰"的一聲,還聽到"敖嗚~"的叫聲。 「耶欸~~?!」 「祝你們有生之年要幸福喔~~」 「不要啊~~~~~~~~~~~~~~~~~~!!!!!」 END --------------------------據說是後記-------------------------------- 真是個......白痴的完結篇(被打) 都不知道自己在幹麻了啦~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