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沐浴在陽光下(Jr吾)-26

「哇啊啊!」 尖叫聲此起彼落,慎吾在後面拿雪球砸毀了他作品的二世和吾郎,旁邊的路人或是同事都被波及到。 「呼呼....跑那麼遠,咦?人咧?」吾郎回過頭才發現原本在後面追著他跑的慎吾和跑再自己身邊的二世都不知道去哪裡了,而且也離原本的據點頗遠了。 「啊啊!!」吾郎忽然覺得有東西抓住自己的腳。 「這是什麼啊?」吾郎低頭一看,只看到一團白白的東西圈住自己的右腳,害他動彈不得。 剎那間吾郎被那東西拖著走。 「可惡,這是什麼東西啊?」吾郎很慶幸這是雪地不會摩擦生熱,不然他的背部等一下就熟了。 哇靠!現在是在拍恐怖片還是搞笑片啊?這種拖著獵物走的情結好像只有恐怖片還是搞笑片才會有,有沒有人可以告訴他現在是在拍哪部? 「噗!」吾郎被拖進雪地中的洞裡面,吃了一點雪,老實說雪的味道並不怎麼樣啊,但這不是重點,他被拖進洞穴裡面,吾郎定睛一看,剛才那團白白的東西應該是眼前這個疑似狗的動物,就算是大型犬,也太大了吧!根本不像狗啊。 「要把你從那個吸血鬼身邊引開還真是難啊。」腳步聲從暗處傳來。 「....你是誰啊?」吾郎歪頭問,眼前有著雪白頭髮和銀眼的男人笑了下。 「你不認的我啊?我是慎吾啊。」慎吾露出平常的笑容。 「我可不記得你的頭髮和眼睛都是那種不正常的顏色...」吾郎吞了口口水,慎吾這個樣子讓洞內的溫度又下降了許多。 「我本來就是這個樣子啊,只是去醫院時戴假髮和瞳孔變色片而已,現代的科技,就算不浪費力氣把髮色和眼色改變,也可以用別的方法,真是方便,就算被發現了也可以找別的理由,哪裡像以前,只會把我們當成怪物。」慎吾露出痛恨的眼神,眼中閃過一絲殺氣,讓吾郎沒由來地顫慄。 「那,你有什麼話要說的吧?」吾郎發覺自己背後已經濕一片了,冷汗爬滿了他的內衣,不過表面上還故作鎮定。 「嗯,我要你的血。」慎吾一邊說一邊拿出針筒。 「你你你...想要我捐血想到喪心病狂了啊?!」吾郎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把他嚇個半死只是要他捐血?好可惡的傢伙! 「沒有啦,不是我要的啦。」慎吾突然很白痴的搔了搔頭(以吾郎的角度來看)。 「哇勒~~那不然你抽我的血要做什麼?」吾郎差點沒被他打敗。 「只是我姊姊需要你的血。」慎吾很慎重的幫吾郎消毒,然後抽血。 「你姊姊要我的血?」吾郎很不解,難不成是豬血糕還是鴨血糕吃膩了想吃人血糕啊? 「他還沒告訴你吧?你的血的事情。」慎吾很滿意的望著針筒裡面清澈的血液,是很漂亮的顏色,很像沒有雜質的紅寶石。 「我的血怎麼了?」難道他的血很適合做人血糕嗎?吾郎想。 「該怎麼說...你的血跟孟買血型的人一樣很少見,你的血對人來說是沒什麼啦,但是對我們非人的來說不但是很美味的東西..」慎吾故意停下來舔舔嘴唇,一臉想把吾郎吃掉的表情,看到吾郎有點嚇到的表情後很滿意的繼續說下去。 「而且也充滿力量,只要你跟我們在滿月下互相交換血液的話,就會變成生命共同體,你會有跟我們一樣的壽命,但是只要跟你交換血的人死了,你也會死,相反地,你死了,那人也會死,大概就是這樣吧。」慎吾擠出一點血珠舔舐淺嚐,露出嚐到美食的幸福表情。 「好像有點懂又不太懂耶....」吾郎不解地說。 「呃...算了,反正,我姊需要你的血啦,你的血可以讓他補充體力。」慎吾小心的把針筒放進盒子裡面收好。 「要我的血的話,不會直接跟我要就好啦?」吾郎拍拍屁股站起來。 「不行啦,那個傢伙隨時隨地都在你身邊保護你,我沒機會。」慎吾直接了當的說。 「哈?他不是最近才來醫院的嗎?」吾郎驚訝道。 「是你不知道,其實他都在你附近,只有我們才察覺的到,最後他是想就近阻止我才會來醫院的吧?」慎吾最後推測道。 「是啊,你說夠了吧?」 吾郎猛地一回頭,二世就在身後不到三步的地方。 「喔喔~我該走了,幫我跟他們說我家裡有事先回去了。」慎吾一溜煙地消失了。 ---------------------------據說是後記------------------------------- 這就是吾郎的小秘密?!(咦咦) 吾郎身體的秘密... 吾郎:用那什麼曖昧的字眼啊?(斜眼) 嘿嘿~你要那樣想也可以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