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番外]家有日本妻(Jr吾)-上

「啊....嗯..Jr..你輕一點好不好啊..?」吾郎緊緊抓著二世敞開的襯衫衣襟,下身接合的地方有些紅腫,跟平常不同的地方是,今天二世完全沒有做事前的準備,所以吾郎覺得很難受。 「快結束了。」二世充滿情慾的望著吾郎,用力地親吻身下人的唇,舌尖毫不客氣的探進去。 「啊...噢!」吾郎顫抖了下,右手下意識的動作。 「!!!...你幹麻打我?」二世撫著被打的那邊臉。 「你咬破我的嘴了。」吾郎的嘴角正在流血,雖然只有一點,但是平常就敏感的嘴唇受了傷可是比起割破手指還痛上好幾倍。 「那你也沒必要打我。」 「怎麼沒必要!都叫你小心一點了!」吾郎很生氣,二世完全沒有悔意讓他很生氣,起身抓著自己的衣服穿戴好,他不想理他了。 「還沒結束,你想去哪裡?」 「你管我,你自己去浴室解決!」吾郎用力的關上門,發出很大的悶響。 「嘖!」二世用力搥床。 吾郎悶悶不樂的往他熟悉的方向走去,吉普森正在澆花。 「怎麼了?又來串門子?還是又跟約翰吵架了?」吉普森看吾郎嘴角流淌著血,一定就是後者了。 「去問你兒子啦!」吾郎皺著眉頭說。 「好好,先進去坐一下吧..」吉普森覺得很無奈,他們倆吵架時第一個波及到的絕對是自己,因為吾郎在美國實在沒其他地方好去了。 晚餐時,吾郎看起來就像平常一樣,嘴角也貼了一截透氣繃帶。 「又跟少爺吵架了啊?」茱莉端了一盤燉南瓜放到餐桌上。 「是他先不對的。」吾郎說完,吃了一口盤中的牛肉,就算生氣他也不會因為氣飽了而放棄茱莉做的美味晚餐,吃飯皇帝大嘛。 「喔?他怎麼不對?」茱莉雖然是佣人,但在吉普森家服務了這麼久,說起話來也很像家裡面的長輩了,其實有時候他給的意見也是滿中肯的啦。 「等...等一下再說...」吾郎差點被剛才吃下去的南瓜嗆到,這是個很敏感的話題呀,真的。 茱莉笑了一下,便退回廚房去。 「你跟約翰又怎麼樣了啊?」吉普森問,吾郎低著頭看著已經清空的盤子。 「這個嘛,今天....的時候,他咬破我的嘴。」吾郎很想挖個洞鑽進去,他那時怎麼會這麼想不開跑來這裡呀,應該直接買機票回日本去,反正現在又不是球季。 「喔..我大概知道原因了。」吉普森聽到時還愣了一下,然後了解的點點頭。 他得好好唸唸他兒子了。 晚餐後,吉普森撥了通電話給二世,他開始展現父親的威嚴,但是電話另一頭的二世似乎很不耐煩。 『老爸,不要一打來就跟我說教。』 「這是很重要的事,你知道我跟你媽還是男女朋友的時候差點因為這種問題而分手。」吉普森餘悸猶存的說,那時都是自己的母親,也就是二世的奶奶,經常在他耳邊說教,還好後來真的教化他了,不然就不會有今天的二世。 『那你要我怎麼做...』二世似乎很無奈,他也不想這樣啊。 「明天來接他,順便跟他道歉。」吉普森知道這對二世已故的母親非常有用,屢試不爽,但是對吾郎怎麼樣,他就不知道了。 說真的,還是要對枕邊人溫柔一點才好啊。 『去..知道了啦。』二世說完立刻切斷通話,雖然拉下臉來道歉不是他的作風,但是想想早上的過程,錯的是自己沒錯,如果連承認錯誤都不敢,那麼他就不知道自己還算不算是個男人了。 吾郎在床上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早上確實是二世的錯啦,可是啊,他打二世的那一拳力道好像沒控制好,他的臉會不會腫起來啊? 二世也是徹夜難眠,一方面是因為擔心,擔心明天怎麼道歉,一方面是困惑,困惑對方會不會領情。 總之,少了對方的夜晚,兩個人都睡不著。 「哇,你昨天是不是沒睡好啊?怎麼黑眼圈這麼大個?」茱莉驚訝道。 「是嗎?」吾郎含糊的回答,他確實一整晚都沒睡,現在想睡的要死。 「不用勉強了,想睡的話就回去睡吧,起來了再讓茱莉做早餐給你。」吉普森看著吾郎臉上那兩個令人嘆為觀止的黑眼圈說。 「好吧...」吾郎打了個哈欠,正要上樓時,門鈴響了。 「你們兩個還真有默契,都掛了兩個黑眼圈啊。」茱莉忍不住笑了,他們家少爺和少夫人真是有默契啊,茱莉只在心裡OS時會稱吾郎為"少夫人",這是腐女一點小小的夢想啊,真的說出來的話,少夫人會一臉"嬌羞"地說:不要叫我少夫人!! -------------------------據說是後記------------------------------ 我讓吾郎當少夫人當的好開心呀A口A 吾郎:明明只有你自己在開心!! 約翰:什麼,我也很開心啊。 吾郎:閉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