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沐浴在陽光下(Jr吾)-12

「嗯嗯...」吾郎睜開眼睛,看看自己的手,身體已經恢復成原來的大小了。 「早安啊。」二世用手撐著臉趴在自己身邊。 「現在幾點了啊?」吾郎把鬆脫的浴袍拉好,將胸口的春光遮掩起來。 「走阿●拉通道的話,現在還來得及。」二世指著牆上的掛鐘。 「唔..好吧,真不想離開床鋪。」吾郎緩緩的坐起來,二世的床睡起來居然比自己的那張還好睡。 「乾脆不要去上班了吧?」二世不懷好意的慫恿。 「不了,我要去。」為了避免隔天還要再請一次假的悲劇,吾郎還是決定離開這異常舒服的床。 「真是可惜。」二世邪笑著望著吾郎走回自己的房間換衣服。 換完衣服以後吾郎又回到二世的房間把他挖起來,必須要有二世才能開啟通道的入口。 「等等...」吾郎一臉驚恐。 「怎麼了?」二世鎮定的往電視的方向看去,那是吾郎視線的聚焦處。 本來什麼都沒有,黑漆漆一片的電視螢幕忽然出現了一口枯井的畫面,然後就看到有個長髮的女人慢慢地爬出來。 「有~你~的~包~裹~喔~」貞子陰森森的說。 「喔,謝了。」二世接過包裹,兩人忽視被嚇呆的吾郎。 「貞子還兼差送包裹喔?」吾郎現在才回過神。 「對~啊~我也要賺生活費的嘛~我還兼差拍過電影喔~~」貞子咧嘴一笑,縮回電視又不見了。 吾郎總算知道七夜怪談女演員的真面目了,原來還是個兼差送包裹的人。 「不是要去上班,快遲到了。」二世催促著,吾郎才愣愣的跟著跳進通道。 才剛換好護士服出來,護士站就傳來一陣騷動,伴隨著女護士們的尖叫聲和感嘆聲。 「怎麼啦?」吾郎湊過去問藤井。 「院長出巡了啦,所以這些人才會那麼興奮。」藤井不屑的指著那群騷動的女護士。 「怎麼有人可以長成這樣~簡直美的不像人~」護士甲感嘆道。 「呀~他看我這邊了耶~」護士乙尖叫著。 「院長往這裡走過來了!」護士丙比護士乙更高分貝的尖叫。 吾郎接下來看到的是,那些女護士像摩西破紅海一樣自動分成了兩邊,中間能夠走人的空間是通往自己這邊的。 景走在護士們空出來的走道上,接受他們的注目禮,一邊保持著完美的微笑。 「有興趣下班一起去喝一杯嗎?」雖然是男同事之間很普通的邀約,但是從景的口中說出來卻有一種魅力,吾郎下意識的點點頭,後面的護士們又是一陣抽氣聲。 等景一離開,那群女護士蜂擁而上,一股腦兒地丟了一堆問題給吾郎。 例如說:我怎麼都不知道你跟院長感情那麼好?你跟院長是什麼關係啊?能不能幫我們約院長出來一下啊?好嘛~拜託啦~ 吾郎好不容易才逃出那些護士小姐們的魔爪。 「辛苦啦,被護士小姐包圍的感覺如何?」大河一邊喝涼水一邊說風涼話。 「爛透了!」吾郎忿忿的說,拉好已經被扯亂的護士服,景要他下班之後跟他一起出去幹麻不打通電話就好了,害他被那群發花痴的護士圍攻。 如果讓那些嚮往白衣天使的人看到護士小姐發起花痴竟然是這副德性,可能會幻滅吧?沒辦法,白衣天使畢竟也是凡人啊,不過他們認真起來工作的確是天使沒錯,大河在心裡想。 「欸,工作了。」擔任阿長(護理長)的清水探頭進來。 「喔...」 「怎麼那麼多人湧進醫院啊?」吾郎剛剛才將一個病患血肉模糊的傷口包紮好,又來一個手骨折的。 「剛剛發生連環車禍啦,真是,開車的人也不小心點。」大河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哇!」吾郎被病患噴濺出來的血液噴到,白衣瞬間成了血衣,上面斑斑的殷紅怵目驚心。 看樣子是傷到血管了,吾郎趕緊進行止血,等到一切結束之後,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不過他們的工作量可就要變多了,有些人必須住院觀察。 「學長,你要不要先去洗澡啊?」大河指指吾郎身上血跡斑斑的護士服,雖然這在急診不算少見,但還是頗令人心驚。 「說的也是。」吾郎拉著身上沾滿血液的衣服,上面發出陣陣的鐵銹味,非常刺鼻。 沖完澡,換上乾淨的護士服,仍然隱隱的聞的到一些血味和濃濃的沐浴乳香味混雜在一起,不過隨著時間過去,這些味道都漸漸淡去。 ---------------------------據說是後記------------------------------- 最近啊...很想寫吾郎的初吻爭奪戰這種東西...=口= 不過呢ˇˇ還是要等這些都結束啊(還要多久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