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Gemini(壽吾)-8

「你不睡嗎?」壽也看杰還在工作。 「分秒必爭啊!Gemini不是臨陣倒戈了嗎?」杰正在努力的要鋸開什麼東西。 「可是你不睡的話,我們也沒辦法睡啊..」壽也無奈地說,晚上聽到敲打鋸東西的聲音,誰睡的著啊? 「哈哈...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嘛..睡覺了啊,晚安!」說完,杰很快的關燈。 壽也關上客房的門,迅速地鑽進被窩抱住他的專屬抱枕,雖然這個抱枕經常睡著就把枕頭抱在懷裡。 「吾郎..你好香...」壽也的鼻尖蹭了蹭吾郎的後頸。 「笨蛋,我們用的是同一瓶沐浴乳啊。」吾郎因為睡意所以說的有些含糊,壽也只是一笑,就算是這樣,他還是覺得他身上的味道很好聞啊。 .......... Gemini坐在窗臺上望著窗外的月亮,是一彎像笑臉的新月。 「我知道你睡不著。」潔芮從門板外說。 「進來坐吧,門沒上鎖。」Gemini說。 「要不要喝杯白蘭地?」潔芮是有備而來,手上拿著一瓶看起來就非常昂貴的白蘭地和兩個高腳杯。 「我們是同一種人,煩惱的時候喝上幾杯,還不錯的。」潔芮是看Gemini一臉想婉拒的樣子,才這麼說,火紅的頭髮在月光下閃著幾絲暖和的光。 「謝了。」Gemini接過裝至半滿的高腳杯,白蘭地在月光下晃著透明的光。 「有煩惱的話,可以說出來啊,在我們這裡可是沒有外人這種東西的喔。」潔芮友善的笑著。 「你來只是為了聽我說煩惱嗎?」Gemini苦笑,他確實是有一個斬不斷、理還亂的煩惱。 「對啊,反正我也睡不著,躺在床上也是無聊。」潔芮唯美的豐唇笑著。 「我一定要說嗎?」 「你不說的話,我們只好對看到早上囉。」潔芮聳肩道,好像是在說"我也沒辦法啊"。 「呼--好吧。」Gemini終於服了。 「來吧,快說來聽聽,姊姊洗耳恭聽唷。」潔芮露出感興趣的表情。 「呃嗯...我有一個放不下的人..我不知道我就這樣倒戈他會如何看我。」Gemini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心理諮詢。 「你倒戈的意義是什麼?」潔芮也很配合的當他的心理諮詢師。 「我只是想證明,我可以,比他在乎的人更好。」Gemini倒抽了一口氣,又緩緩的將那口氣吐出,這麼做是否正確已經不重要了,他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自己似乎太過衝動了。 「那就對啦,我可以拍胸保證你做的是對的,絕對。」潔芮用力拍拍胸,表示他說的話絕對可信,他們的做法雖然激進但絕對沒有惡意。 「是嗎?那麼...」 「嗯?」 「你可以回去了吧,我想我需要休息。」 「喔....」 ............... 隔天清晨天剛亮沒多久,客房又傳來敲打的聲音,還有焊接的聲音,壽也想,那間客房可能要找時間請人裝修了。 今天是星期日,壽也在家休息,但是吾郎得要去上班,護士可是不好當的。 「佐藤,我這個快要完成了,你得幫我個忙。」杰從客房探出頭來,他的頭髮更亂了,好像一叢鳥窩。 「幫什麼忙?」壽也當然樂意了,只要能讓他們接下來過著安穩的生活就好。 「你只要照我說的去做就好了,接下來的我會處理。」杰第一次有這麼認真的表情。 壽也想,這下子自己也不得不好好的配合了呢。 「茂野,有外找喔。」藤井拍了下正在認真工作的吾郎的肩,害吾郎嚇了一跳。 「誰啊?」吾郎正在納悶,照理來說壽也這時候應該不會來找他吧。 「是一個女的,快去吧。」藤井曖昧的笑了下。 「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有背著壽也偷人喔。」話一出,吾郎才知道他用錯辭藻了。 「我又沒說你們怎樣,佐藤還真是幸福啊。」藤井奸計得逞的笑。 「你套我的話?!」吾郎沒想到這個平常傻的跟什麼一樣的同儕居然會套他話。 「別讓人家等太久,快去快去。」藤井只是將吾郎往外推。 吾郎只看到一個黑髮的女人,非常熟悉的那張臉。 「你好,應該說好久不見了吧?」潔卡對吾郎友善一笑。 「你來做什麼的啊?」吾郎內心築起一道牆,隨時防備著眼前的人。 「不用害怕,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潔卡走近他,吾郎跟著往後退了幾步。 「你說的話可以相信嗎?」吾郎始終放不下心中的防備,就算眼前人笑的再如何友善。 「絕對可以的,你聽我說就好了...是這樣的...」 -----------------------------據說是後記------------------------------ 沒有意外的話ˇ大概在9或是10完結XD 真的是以異常的速度完成呀(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