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事噗浪找,天空留不回
關於部落格
安安噗浪出沒,天空只放照片(幹#) 有要密碼還是想找我幹架的請轉戰噗浪(?) 天空不一定看的到,傳送門 http://www.plurk.com/alice_nine 不過最近會慢慢回覆以前要密碼的留言,請大家不要漏信了哈~ 以後請噗浪找我要,記得要頂頂噗餒~ 如果噗浪漏噗的話我就木有辦法了
  • 61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Gemini(壽吾)-4

門鈴的聲音劃破寧靜的氣氛,吾郎不太情願的拖著身子去開門。 「你幹麻?!」才開門,一群穿著黑西裝的人便拔槍指著他。 「Jay在你這裡?」一個女人踩著黑色長靴走過來,他身上的緊身皮裙完美的修飾了他的臀部及大腿。 「我不認識叫做Jay的人啊。」吾郎才說完,就想起了杰,眼神中短暫的閃過驚訝,這沒有逃過女人金色的雙眸。 「搜。」女人說完這個字,餘下的人便進了房子到處搜索,然後就傳來了哀嚎聲。 「怎麼了?」女人處變不驚的問。 只看到Gemini拖著那幾個壯碩的男人走了出來,把他們扔到女人腳邊。 「雙胞胎嗎?」女人挑眉望著吾郎和Gemini。 「快點滾出去。」Gemini冷冷地說。 女人從胸衣中抽出一柄槍,扣下板機,然後將吾郎反手制住,另一名原本拿槍指著吾郎的黑衣人便很快的退到女人身後作掩護。 「想要他活命的話就快點把Jay交出來。」女人擺出強硬的態度。 「這裡沒有這個人!」Gemini說的是事實。 「你不說?」女人臉上露出殘酷的笑容,迅速收起槍,從靴子中抽出一把銀亮的匕首。 用那把匕首慢慢劃過吾郎頸動脈附近的肌膚,血珠像斷掉的珍珠項鍊一樣,一顆顆血珠流了出來。 「你說是不說?」女人依舊態度強勢。 Gemini緊咬下唇,「這裡真的沒有這個人。」,這是Gemini最後的答案了。 「如果真的沒有,那他去了哪裡?」女人鍥而不捨的追問,Gemini只是搖搖頭,他也不知道。 「我想...慢慢的將他折磨死,應該也是個不錯的辦法。」不像男人一樣給他人痛快,女人像蛇蠍般,想慢慢的將人折磨致死,真是可怕的女人。 匕首開始刺入吾郎的肩膀。 「唔...」吾郎緊咬牙關,雖然只是淺刺,卻能感到強大的痛楚,可見女人是多麼熟悉折磨人的方法。 「可惡!」Gemini飛身奔過去,女人執起匕首要攻擊Gemini,卻忽略在手上的吾郎也是一個戰力,雖然血暈染了一部分領口,但還不至於讓吾郎頭昏。 「呃!」女人的腹部被擊中,眼見騷動擴大了,驚覺情況不妙,趕緊撤退,不久就有警車的聲音呼嘯而過。 「杰這個大麻煩...」吾郎按著傷口,Gemini進去拿了保健箱,吾郎開始自己消毒、包紮,Gemini在一旁看著,順便學習。 「杰是誰?」Gemini自然不認識杰,雖然他是來自於杰之手。 「一個不修邊幅的男人。」吾郎完成了傷口的處理,把染血的衣服拿去洗,等下壽也回來一定會追問他原因。 Gemini靠著吾郎,親吻他的患部,他在怪自己的反應不夠好,應該讓那些人搜索完,真的沒找到他們要的,他們自然就會走。 「好累,我要先睡一覺。」經過一番折騰,吾郎開始受到周公的召喚,他想,他可以睡到壽也回來為止了。 黑暗中,他感覺有人在叫自己。 「吾郎...吾郎。」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壽也擔心的眼神,果然,這個擔心的表情讓吾郎的內心不捨的糾結了下,而壽也的內心也是如此。 「Gemini都跟我說了。」壽也抱著吾郎,生怕他下一秒就不在了,Gemini站在一旁看著。 「嗯,我沒事。」吾郎發現壽也抱著自己的手收緊了下,他拍拍壽也的背,他真的沒事。 「去吃飯吧。」吾郎露出要壽也放心的笑容。 隔天,壽也請了假在家裡陪吾郎,他怕那些人還不死心,縱使吾郎再三地推辭。 「我是真的很擔心你啊。」壽也只說了這話,然後摸摸吾郎的頭,順便吻一下他的額頭,被壽也吻過的地方似乎熱了起來。 「知道啦。」吾郎吻上對方的唇,一次一次的交換著氣息,最後再一次蜻蜓點水的結束纏綿,Gemini安靜的在旁邊看著,這兩個人已經習慣他的存在了,也習慣他有的時候會孩子氣的打擾他們,好像父母在小孩子面前親熱時,孩子總會忍不住提醒父母:爸媽,我在旁邊唷。 「那我出去給冰箱補貨一下,有沒有要別的東西?」壽也問。 「我想吃冰。」吾郎淘氣地說,彷彿他還是五歲小孩。 「呵呵...」壽也只是輕笑著,捏了一把吾郎的臉就出門了。 Gemini顫抖了一下,戀愛真的會使人變傻呀,這是Gemini的結論,不過看到吾郎開心的樣子,自己也受到牽連的開心了起來,湊到吾郎身邊,像平常一樣的黏著他。 如果要他變成黏巴蟲才能黏在吾郎身邊,那他一定會選擇變成黏巴蟲的。 ----------------------------據說是後記------------------------------- 最後一句感覺上真是好笑XD 不過那也是這個作品的轉折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